笔趣阁 - 同人小说 - 地狱服务器不太好在线阅读 - 【润色】万圣夜的客人(玩家视角)第五章

【润色】万圣夜的客人(玩家视角)第五章

    撒旦此刻的表情看起来和她一样兴奋,他用有点恶劣的语气说:“在你看的那个视频里女人被勒住脖子……”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感觉到自己下面湿了,撒旦的话让她感到危险,但是她此刻就像是赌徒,变得格外贪恋这种刺激的感觉。

    而让她敢于冒险的,又正是撒旦动作里与他的话中并不一致的温柔。

    她有种错觉,好像变成了撒旦提到的视频中的那个女人。

    她大胆地想伸手去抓撒旦的屁股,接着她故意使劲用指甲抓住他的屁股,她想要是能因此在撒旦洁白的臀瓣上留下抓痕就好了。

    “我的皮肤很容易留下痕迹。”

    当撒旦再一次在她耳边低语时,他轻易地就点燃了她的性欲。

    撒旦毫不在意她造成的这点疼痛,反而勾起愉悦的笑容,他一只手继续抓紧她的头发,另一只手开始抓挠她的肌肤。

    撒旦锋利的指甲划过她的脖子、锁骨、肩膀和胸部,让它们像是要流血一样发红,像是被鞭打过一样暧昧。

    “呃啊……”这些红痕无疑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敏感了。

    她注视着撒旦的手在她的胸前停顿了一下,然后在她隐隐期待的眼神中,像抓头发那样用力抓住它,揉按,然后再次移动到她的肋骨、上腹、肚脐周围甚至下腹部。

    她期待他再往下一点。

    每当撒旦揉握或用指甲抓她的时候,她都会觉得那些地方像是她的敏感带。

    不知道是因为酥麻的疼痛还是隐秘的渴望而发热,眼泪从她的眼中涌出。

    这时候撒旦的手伸到她的背后,在她的背上狠狠抓了一下,她感觉瞬间一片火辣,仿佛皮肤都要被撕裂了。

    于此同时,撒旦咬了一口她布满红色抓痕的rufang。

    “!”她瞬间像是受到惊吓那样又跳了一下,然后床里缩得更深。

    在那一刻她意识到双腿间流出了湿润的液体,当她感受到这一点后,情欲越发的高涨了。

    撒旦含住她的胸部,用舌头不断舔舐,她同时感觉到之前被抓出红痕的地方传来细细密密的麻痒感。

    好想……好想……

    积攒在她眼眶中的泪水掉了下来,但撒旦和她都知道,那不是求他停下来的眼泪。

    就像她的泪水不停掉落一样,撒旦碰到她腿上的也没有停止热度,反而变得更硬更大了。

    当她抬手试图擦掉眼泪,撒旦一把抓住她的双臂把它们按在床上。

    他抓得非常用力,让她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她茫然地望进撒旦赤红色的眸子中,现在的她不只是因为呼吸不足,还因为快感和兴奋而气喘吁吁。

    没有人教她这么做,但她忍不住摆动着腰磨蹭着撒旦的欲望。

    撒旦白嫩的脸染上绯红的时候特别好看,看起来格外娇气,而此刻他的脸跟他的眼睛快要一样红了。

    她和撒旦都变得更加兴奋。

    “真甜。”撒旦忍不住感叹一句,他有点抑制不住兴奋了,皱起秀气的眉头用粗壮的手臂把她的身体翻过来。

    她变成四肢着地,跪伏在床上的姿势,但撒旦的手还握着她的头发。

    她的头发就像一条链子一样,她试着朝抓住她头发的撒旦扭动臀部,她无法控制因为太过兴奋而开始微微发颤的腰。

    然后她听到撒旦轻轻的笑声——

    “啪——!!”

    穆弦:“!!!”

    撒旦结实的手掌粗暴地拍打在她被汗水浸湿的屁股。

    当她本能地收紧下体向后蜷缩时,在她下方完全湿透的那一刻,撒旦炽热的东西抵住她的私处。

    好、好舒服……她的眼中懵懂又沉迷着,在紧绷后瞬间又放松下来,然后撒旦带着仿佛要将她融化的温度冲进她的体内。

    而撒旦竟然也没有太过放纵,他克制低沉的咆哮让她浑身泛起鸡皮疙瘩。

    好沉,好大……她感觉得到自己正含着一个沉甸甸、分量十足又灼热的巨物,让她的小腹都有种下坠的感觉。

    好奇怪的满足感。她迷离地沉醉其中。

    撒旦坚硬的炙热进入她完全紧绷的地方后开始缓缓移动起来,或许是感觉太好了,这个过程让她完全没有不适。

    但她心里仍然有一点疑惑,于是穆弦向后伸出手,探到了她和撒旦连接的地方。

    粉色的yinjing在她的xue口缓缓进出着,她先是摸到了撒旦青筋盘绕的柱身,上面的脉搏一鼓一鼓地跳动着,这种搏动从撒旦的身体传进她的体内。

    然后她沿着搏动的纹路,摸到了自己的xue口,那里被撑成了一个圆形,又烫又湿,紧密地包裹着撒旦的yinjing。

    撒旦注视着她的动作,赤红的眼眸变成了更深更沉的红色,仿佛将要释放出什么压抑许久的暴虐。

    当她摸到了足够的液体艰难地收回手放在鼻翼间轻轻嗅闻的时候,撒旦一直克制着的那根弦,绷断了。

    撒旦突然趴伏在她背后,像是要将她完全覆盖在自己怀中,而他的下体却开始以更加深入、粗暴的速度抽插。

    “呃啊!”奇怪的声音从她的嘴里溢出。

    她失去力气上半身倒在床上,将满是泪水和口水的脸贴在棉被上。

    “啪、啪、啪、啪……”

    这一次,却是撒旦的胯部用力拍打在她屁股上的声音,而只有将整根yinjing全部插进她的身体,才能发出这种声响。

    撒旦原本握着她头发的手从背后摁着她的脖颈,在她耳边气息不稳地舔舐:“弦,你的可口程度远在我的想象之上。”

    撒旦的另一只手捉起她之前嗅闻过的手指,一并将它们放入了口中像是品尝美味那样舔舐吮吸着。

    她不断被粗暴又猛烈穿透的身体再次微微颤抖。

    “啪!”

    察觉到这一点的撒旦拉开她的膝盖,用手掌拍在她的大腿内侧,发出鞭子般的响声。

    忽然的痛感增加了快感的层次,热辣地渗进她的皮肤深处。

    她忍受不了这种快感,泪水不断滚落。

    她的身上已经布满了撒旦的抓痕和手印,全身都变得通红。

    啊……等……一下!

    在快感一层层堆叠之后,她忽然瞬间紧绷了起来,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液体顺着她的腿间流下来。

    她下意识想躲,但高潮来临的时候,撒旦却并不容许她逃避。

    她体内的软rou开始绞动,更紧密地吮吸着撒旦,而撒旦的速度更快,最后他握住她的腰身,深深地埋进最深处释放了guntang的东西。

    她的窒息感也在不知不觉间完全消失了,看来她已经充分吸收了撒旦所说的“恶魔气息”。

    但在她接受时,她意识到一件事。

    她被撒旦影响了……撒旦感受到的快感她也感受到了……但如果她真的能感受并接收撒旦的快感的话,再这样下去……

    撒旦是她从未见过的生物。

    他是恶魔,七宗罪之一,地狱的王。

    不管她怎么达到高潮他看起来也不会满足,要是让她感受撒旦的感觉直到最后……她一定会坏掉的……她一脸半晕半醉的样子这么想着。

    身为人类的她不可能承受超越人类想象的快感。

    而就在这时,撒旦松开了她。

    当撒旦抽身退出,她觉得空虚的那个瞬间,撒旦再次把她的身体翻过来,重新进入,堵住了液体流出的可能。

    “喂,弦。”当他用因为愉悦而比之前更沙哑、低沉的声音呼唤她的名字时,她忘记了刚才还想着“不可能”的想法,身体微微颤抖着。

    “别再想那些没用的事了。”撒旦仿佛明白她的心思咧嘴一笑后伸出手掐住她的脖子。

    而在体内剩余的空气耗尽之前,她抬手点在撒旦的唇边,艰难地问他:“是……什么味道的?”

    撒旦的笑容变得更加肆意而恶劣,他兴致勃勃地开口:“你的液体和你的血的味道,相当美味。不过或许……”

    她的身体渐渐失去力气,但在她感到一种窒息的快感时,在她体内的撒旦也变得越来越肿胀坚硬。

    她很快又动情了。

    撒旦用一种很性感、像是感叹的气音对她低语:“看来你什么都无法再想了。”

    他恶劣地笑着,然后直接亲吻了她。

    因为喉咙被勒住,她甚至无法自由移动她的舌头,于是像撒旦之前对她那样,她抓住了撒旦的头发。

    一道低沉的呻吟从撒旦的喉咙里传出来,同时,他埋在她体内的yinjing变得更烫了。

    在那一瞬间,她抓着撒旦头发的手好像又碰到了某种坚硬的东西。

    角?

    她用双手抓住撒旦的角。

    “呃!”撒旦的声音变得更低沉,全身仿佛无法忍受般颤抖。

    原来如此,只要触摸恶魔的角……她握住撒旦的角无师自通地随着撒旦的动作晃动着腰,悦耳的呻吟声不断从撒旦的喉咙里传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撒旦的双脚上开始流淌出像牛奶一样的液体。

    但是她并没有太多时间把玩撒旦的角,快感在她身上不断堆积。

    现在,真的,不行了。

    她的脸上像是苹果那样红,她视线迷离地看向撒旦。

    而撒旦的眼神中闪烁着残酷的愉悦,同时他脸上又带着十分温柔的微笑,看起来是会让她想要更纵容、更宠爱他一点的。

    撒旦在这种状态下更加粗暴地撞进她体内。

    每当撒旦快速抽插的时候,狭小的房间里就响起床垫的嘎吱声和湿漉漉的水声。

    要到极限了……她再一次达到高潮时这么想:没关系,做晕我吧,是什么样的感觉……

    而撒旦的动作还在继续,这时候,她的耳朵里好像传来“哔——”的一声耳鸣,她的视线完全变白,眼前只剩下撒旦的笑脸。

    下一刻,她眼前一片漆黑,她真的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