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同人小说 - 地狱服务器不太好在线阅读 - 【敏赫】万圣节的告白(女主视角)H

【敏赫】万圣节的告白(女主视角)H

    她头顶上传来敏赫温柔的安慰声,那久违的温柔嗓音却让她更想哭了。

    “哈哈,你再继续哭的话,大家都会嘲笑你的……弦,即便我不在的时候也要坚强一点啊。”敏赫揉着她的脑袋说。

    她埋着敏赫的胸口把自己脸上的眼泪都蹭干净,只抱着他没有说话。

    澎澎感受到自己身边强烈的低气压,小脸上缓缓流出一滴冷汗,急忙提醒撒旦和西迪:“呃,那个……两位……看起来你们比和天使战斗时更暴躁唷……”

    敏赫抬头看向身边的撒旦和西迪,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开口说:“对了,我带了很多巧克力过来……只是它们都被压扁了。”

    “哼……这是贿赂吗?欣嫩谷里的恶魔不会因为这点小事就堕落了。”西迪冷淡地说。

    “这个真的很好吃唷!西迪大人!”澎澎强烈推荐。

    “澎澎,如果你不懂得看脸色那下次喝茶的时候我就用你来泡茶。”西迪将冷冰冰的视线转向了澎澎。

    “呜~”

    在西迪骂人时澎澎夹着尾巴飞到敏赫的肩膀上。

    看来敏赫澎澎真的已经成为朋友了啊,她在敏赫怀里抬起头,逐渐收住了自己的情绪。

    敏赫本来就有很多朋友,但是他的朋友们基本上跟她都没什么交集,所以他们二人之间并没有共同的好友,澎澎是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共同好友呢,这让她感觉自己跟敏赫的关系也跟着变得更深刻了。

    “西迪大人,您得对敏赫和我好一点唷……”澎澎眼巴巴地看过来。

    西迪松了眉头:“澎澎,这是什么意思?”

    澎澎眼泪汪汪的:“我和敏赫今天差点就死掉了唷!所以您应该可怜可怜我们唷!尤其是刚才加百列砍了敏赫的时候……”

    “啊。”撒旦突然开口了:“加百列是恶魔们特别警戒的天使之一。”

    “不光是因为他身为炽天使的力量也因为他的武器‘审判之镰’。”撒旦说。

    “审判之镰?”她用手指抚摸敏赫曾被镰刀划过的胸口,那里又一道镰刀留下的疤痕。

    “审判之镰虽然本身锋利的刀刃就很有威胁性,但这种武器受到神制定的法则影响所以相当危险。‘如果被审判之镰割伤你就会死’这是神所制定的规则。”撒旦解释着:

    “这就是为什么即使是身为魔王的我们在战斗时也要小心不要被那把镰刀划伤。”

    西迪注视着敏赫问:“但你却没有被划伤,这代表什么意思?”

    “敏赫曾为了救下弦而被加百列砍过一次。”撒旦继续说:“后来在弦的请求下我救了他的命,作为代价弦就和我签订了契约。”

    她想起跟撒旦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当她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却奇迹般地出现了一个粉白的恶魔,但那个时候撒旦没有翅膀、角和红色的双眼,比天使更像是解救世人的角色。

    “所罗门的第一个契约有一条必须遵守的承诺,那也是喜欢奇迹的神所定下的规则,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撒旦咧嘴笑道。

    “啊,我明白了。”西迪点点头:“神的规则和另一个神的规则产生了冲突啊。”

    “没错。加百列的镰刀不需要砍两次,因此砍过两次的结果并未被纳入规则中。所以敏赫不会再被加百列的镰刀砍伤。”撒旦有些兴奋将视线落到敏赫身上:“呵呵,一个不会被那狂妄的镰刀所砍伤的弱小人类啊,也许我们的战争刮起了不同风向的风了呢。”

    “虽然我还没有完全明白……但总之我活下来了,哈哈。”敏赫开朗地笑了笑。

    “是啊,你,真的很幸运。”撒旦笑着锤了敏赫的肩膀。

    “啊……好痛……”敏赫脸上的冷汗瞬间落了下来。

    她顿时一惊,从敏赫怀里退出来:“敏赫!你没事吧?!”

    “这是男人之间交流的方式。”撒旦在她阻止之前又踢了敏赫的屁股说道。

    敏赫的身体突然变得很轻盈,他飞向空中直接被抛到远处一座毁坏的废墟里。

    “敏、敏赫!撒旦!”她回头生气地在撒旦结实的胸口上用力拍了一巴掌。

    撒旦捉住她的手亲吻她的掌心,完全不在意地看向敏赫的方向愉悦地舒展眉头说:“呵呵呵,欢迎来到欣嫩谷。”

    ……

    还好撒旦控制了力气,敏赫只是暂时昏迷了一段时间,她对着撒旦大发脾气,但撒旦却是吐了吐舌头,赞美她的愤怒很美味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反省的模样。

    一行人回到了王宫附近,在他们为敏赫举办欢迎会的酒吧里,撒旦从她背后搂着她的腰低声哄道:“如果你担心伤口的话,我给你一些酒帮他把那些磨破皮的小伤口消消毒。”

    “也是,他看起来一击就能毙命。”西迪将昏迷的敏赫放到椅子上。

    “……那倒也不至于。”敏赫这时恰好睁开了双眼。

    这时候很快就有新的恶魔发现了敏赫,开始惊奇地大呼小叫起来:“人类!不是所罗门女儿的另一个人类!”

    这个恶魔的声音太大了,将酒吧里所有恶魔的注意都吸引了过来,于是酒吧里所有的恶魔都大惊小怪地跑来和敏赫说话。

    “噢天哪~他好可爱,所有人类都这么可爱吗?我要把他和弦做成成套的娃娃!”派蒙笑嘻嘻地凑上来拖着长长的尾音说。

    勒莱耶也笑:“那我要把那个娃娃的头砍下来献给撒旦陛下,然后身体自己保留下来!”

    勒莱耶的话让刚才还笑嘻嘻的派蒙嘴角抽了抽,脸上露出几条黑线。

    “对着刚来地狱的客人说这种话是不是太失礼了?你这个无知的人渣!”贝利亚头顶的啾用力地发出了很大的音量,而贝利亚依旧维持着温和有礼的微笑看过来。

    “他的黑发……我喜欢这种不祥的能量……”阿斯塔罗特露出淡淡的微笑道。

    “等等,等等!一个一个来!陛、陛下!我们不该让他们排个队吗?!”澎澎焦急地说。

    “你要我打断大家的开心吗?”撒旦只是袖手旁观地笑看着这一切。

    敏赫刚开始很慌张,但很快他就凭借自己独特的交际能力和恶魔们变得亲近,开始聊起天来。

    她坐在撒旦怀里,撒旦将下巴搁在她的颈窝上若有似无地磨蹭,身旁西迪撩起她的一缕头发有一搭没一搭地把玩,而她则是用手托着脸看敏赫大受欢迎的场面。

    真是久违了,看到敏赫在面前和其他人聊天的模样……她心中想着。

    敏赫一直都很受欢迎,幼儿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这还不是全部,敏赫就连在打工的地方也很受欢迎……甚至在她打工的地方也总是能听到有人在讨论他的事,他总是被人们包围着。

    敏赫总是面带笑容用令人愉悦的说话方式与人交流。

    然后,在她观察着敏赫的时候——

    “弦,这个酒太好喝了!你也来试试看!”

    敏赫永远不会忘记待在身边的她,敏赫会注视着她的双眼跟她对话。

    就像是在说无论身边有多少人围着他,他都会回到她身边一样。

    她微微一笑:“我已经喝过了。”

    敏赫又跟身边的恶魔继续聊起来,他真的是一点都没变呢。

    “弦,我不喜欢那个表情。”西迪声音从她旁边传来。

    “嗯?”她转头看过去,却见西迪也正皱着眉看着她。

    “……西迪,你心情不好吗?”她顿了顿,问道。

    “我只是不喜欢那家伙。”西迪不悦地回答她。

    “西迪大人现在是在嫉妒敏赫唷!”澎澎笑呵呵地直接说。

    “你去海地司留过学就变得跟利维坦一样了吗?”撒旦也跟着打趣。

    “……不是那样的,陛下。撒旦陛下是我唯一想效忠和尊敬的恶魔。”西迪解释道。

    她耳旁传来撒旦“赫赫”的低哑笑声。

    即使有一堆恶魔围绕在敏赫身边,但敏赫也多次试图吸引她的注意,她感受到他这样的心情度过了满足的夜晚。

    当恶魔们终于放敏赫走时,撒旦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呼……弦,我终于可以跟你叙叙旧——”

    “该回去了。”

    敏赫的话被撒旦打断。

    “什么?!”敏赫震惊地看过来。

    撒旦语气坚定地对吃惊的敏赫这么说:“这里的时间计算方式跟人间不同,人间上的24小时即将结束了。”

    “可、可是我还没跟弦好好说到话呢!”敏赫委屈皱起了眉头。

    “那是你的问题。”西迪恶狠狠地说。

    她来到敏赫身前,抬头对他说:“敏赫,没关系。我们又不是永远不再见了。”

    “可是——!”

    敏赫被她紧紧抱住。

    “我很高兴你今天能来,虽然在得知你碰到危险时我确实后悔了……”

    “我一点也不后悔!”敏赫打断了她。

    她扬起一个笑容,对敏赫的话感到十分温暖,她柔柔地说:“虽然只是很短的时间,但有了今天见到你的记忆,我想我短时间内我都不会再感到孤单了。”

    敏赫也依旧爽朗地笑了:“我也是。等我回去之后,一定会一直记得今天的。”

    她的笑容一顿,忽然又落寞下来:“……不,其实等你回去之后你就不会记得今天的事了。”

    “什么?!”敏赫再一次震惊了。

    “你也一样,弦。”西迪温声提醒,她错愕地回看西迪。

    “这就是我们在万圣夜邀请客人来的规则。”撒旦解释道:“客人可以尽情享受地狱,但一旦回到地球后就不会记得在这里发生过的事了。”

    她抿唇盯着撒旦,撒旦也看向她:“弦也是人类,所以——没有例外,‘身处地狱里的人类将无法带走当天的记忆’。”

    “怎么会……”敏赫看起来非常沮丧。

    但当敏赫看到她垂头丧气的表情时,他马上打起精神说:“别担心,弦。虽然我们无法用脑袋记住,但这份记忆可能也会留在别的地方。”

    “别的地方……”她喃喃自语,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在我们内心里之类的。”敏赫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后脑勺,这样的敏赫看起来相当可爱,但此刻她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了。

    她回眸看向了撒旦,然后又看向周围的恶魔们,她低低地问:“那……可以拜托大家,帮我记住今天的事吗?只要是大家都能记住的话,那……就等于我没有遗失这段记忆了,我可以通过大家,永远地记住这个圣诞夜。”

    周围顿时安静了下来。

    片刻后,撒旦忽然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弦,很不错的想法。”

    “这听起来很酷啊!”勒莱耶也兴奋地从恶魔中间挤进来大声说。

    “真是聪明的孩子呢~”派蒙也笑得温柔又宠溺。

    恶魔们兴冲冲地就这个话题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整个酒吧里又热闹了起来。

    撒旦看向敏赫:“就像我说的,已经没有时间了,你该回去了。”

    “等、等一下!请容许我再说一件事!”敏赫急忙道,他紧紧抓住她的肩膀:“每天一定要按时吃饭,洗脸的时候不要太用力,饭后一定要刷牙,至少也要用水漱口……如果你觉得很想我可以稍微哭一下,但记得不要哭的太久,不然你的眼睛会变肿的,还有……”

    敏赫一边碎碎念着,他再一次紧紧地抱住了她,敏赫甚至把她的头抱在怀中,她感觉整个身体都埋进他的怀里,敏赫的身上一如既往地散发出肥皂的香气,感觉只要有这股味道她就可以在这个可怕的地狱里多撑一段时间。

    “最后你还是要回到我身边。”

    当她亲耳听到之前经常透过澎澎传达的话时,她就感到一阵哽咽,鼻子和眼睛都开始发酸。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敏赫仿佛真的是最后一次似的问道。

    她需要的气息……敏赫的气息……

    “啊……我有。”她呐呐开口。

    “嗯?是什么?”敏赫问。

    “……你的内裤。” 她话到嘴边犹豫了一番又吞了回去退而其次说。

    敏赫一呆,然后他犹豫了一下后退一步,敏赫的脸涨得通红说:“你、你知道吗?”

    “知道什么?”她不明所以。

    敏赫支支吾吾的:“我把那个,呃,你的内裤……”

    她自然地接口:“每次都是你帮我洗吗?我当然知道啊。”

    敏赫松了一口气那样打着哈哈:“不、不是那个……算了,没事,哈哈哈……”

    敏赫像是被什么吓到一样慌张地胡言乱语,然后又像故障,一下突然停了下来,说:“我的内裤……我脱给你,你等我一下。”

    敏赫僵硬地走进厕所,等他再出来时脸变得比之前更红了,然后敏赫把卷起来的内裤放在她手中。

    还有余温的样子。她握紧,然后塞进了自己的衣兜。

    “我想告别已经差不多了吧。”西迪提醒道。

    “总之敏赫必须回科克斯那里,但我需要留下来保护弦,所以我不能一起去。”撒旦说。

    “我知道,还有,今后也请继续这么密切地保护弦吧。”敏赫郑重地对撒旦说。

    “嗯,真是了不起啊。”撒旦夸一句:“好,那么我将赐予你祝福。”

    “什么……”敏赫惊愕道。

    “在你到达科克斯所在的地方前你可以使用我的能力。看好了——”

    在撒旦说话的时候,敏赫的模样也正在逐渐改变,敏赫的黑发逐渐变浅直到变成白色,呈现出完美的卷曲弧度,他的瞳孔也像撒旦一样变成了倒十字架的模样。

    “这是怎么回事……”敏赫看着挂在墙上的镜子吓得结巴时,西迪就像在嘲笑他一样笑了起来。

    不过这时候撒旦却说:“西迪,你和敏赫一起去科克斯那里吧。”

    西迪脸上的笑容一下就消失了,不过他虽然不悦,却还是应下了:“……是,陛下。”

    “麻烦您了!”

    敏赫笑容灿烂地向西迪表示感谢,但西迪却依旧皱着眉头,西迪瞪着敏赫的脸用嘴型无声地对他说:“死、也、不、想。”

    西迪对于撒旦的命令绝对服从,是绝对忠诚的部下,西迪几乎是立刻就做好了一路护送西迪的准备。

    撒旦瞥了一眼西迪的表情嗤嗤地笑了。

    “谢谢您对我的照顾。”敏赫同样对撒旦这么说。

    “至少在这种状态期间,入侵地狱的天使中没有任何人能打败你。”自信满满的撒旦微笑着踢了敏赫的屁股:“因为我是地狱里最强的,再见了,敏赫。”

    “……再见!”敏赫露出朝气蓬勃的微笑朝所有人道别。

    她和敏赫最后深深地注视,然后她看着敏赫的身影很快就逐渐远去,直到完全消失在她的视野中。

    她在地狱里迎来的第一个万圣夜就这么结束了。